挂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清明坟头夺命照精-(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53:48 阅读: 来源:挂毯厂家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意思是:清明的时候,又下起了纷纷的春雨。奔走旅行在外的人,心理更加增添了一分愁苦,简直失魂落魄了。

虽诗句的原意如此,但是启明的奶奶告诉过他,还有另外的一种解释。

就是:据说清明那天,死去的人会回来看望自己的亲人,但是恶鬼却会出来害人。清明的时候,夜晚下起了大雨,走在路上的“人”,都是鬼!

是不是奶奶故意骗他晚上不要乱跑的,他也不清楚,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情……

启明是一个十分狂热喜爱摄影的一个小伙子,加入了学院的摄影社团,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照像机,喜欢到处旅游,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按着快门。只要是他觉得OK的镜头,都不会放过。

桃花优雅的在桃园里绽放着,宛如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一样,勾人心魄,只见启明的身影正在里面穿梭着。

“启明……你快来看,有个清明节摄影大赛,以你的水平,绝对能得奖。”他的好朋友田华边跑边说,手里还拿着一张宣传单。

跟着田华一起来的还有启明的御用女模特兼同学刘芳,身材十分的修长,长相甜美,与桃花的景致浑然一体,后面还有两个男同学,一个叫小雨,另一个叫王亮,他们都是在社团认识的,也都很欣赏启明的摄影水平。

启明接过田华递过来的宣传单,“清明节摄影大赛”,露出了一丝蔑笑,在他那自信的眼神里,看出了对大奖的势在必得。

像以前一样,他们五个人收拾好了自己的装备,来到了墓地,可刚到了门口,门卫爷爷见到这阵仗,立刻跑上前,把他们都拦在了外面。

“快走快走,这里是严肃的地方,哪里容许你们这些小屁孩瞎闹!”他双手叉腰,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

这五个人一看,估计有这个老头在,他们的计划是泡汤了,只得打道回府。

“你们说墓地管这么严干什么,准备好的行程都给打破了,这下我们还怎么拍啊!”刘芳没好气的说道。

“是啊,是啊!”大家异口同声道。

只有启明独自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突然说道:“白天我们去不了,但是晚上不就可以进去了,大不了不走正门呗”。

大家面面相觑,似乎都同意了启明的计划,点了点头。

谁曾想,他们这一去,却是一条永远回不了头的路,也是启明噩梦的开始……

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大风微微地吹着,除了偶尔一两声狗的吠叫,冷清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

晚上,他们五个人走在阴森的小径上,四周除了寂静仍是僻静,月黑风高杀人夜,天上亮,地上黑,恍如冷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

他们躲在墓地大门前的一棵榕树后面,偷看着门卫大爷在干嘛。

“咦,我家门前也有一棵榕树,比这棵还要大。”王亮摸着树说道。

“别看树了,有什么好看的,正事要紧,那老头在看报纸,没法从正门进,只能翻进去了,都拿好装备。”启明不耐烦的说完,带头摸摸索索的来到了墓地周围的栏杆。

只见这五个黑影一个又一个翻了进去,还时不时的左右看看,还真的是做贼心虚啊。

呼……

他们小心翼翼的来到一堆堆的墓碑前,一阵阴风吹过,每个人都感觉到后脊背发凉,像是有一双手掐着他们的脖子。

“要不我们回去吧,这里太阴森了,我有点害怕。”刘芳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来都来了,怎么能回去,再说夜晚的墓地可谓是非常美妙的素材啊!”启明说着,手里的照相机已经在不停的工作了。

他们四个只能跟在启明后面,看着他近似疯狂的拍摄。

“啊!”刘芳尖叫了一声,声音不大,但是足以吓到他们几个人。

“你干什么啊?有病吗,被发现就完了。”启明明显被他吓到了,害得他差点把相机给摔了,十分的不满,小雨吓得喝了一口水。

“刚才有人在后面叫我,我回头看见……看见……”刘芳欲言又止。

大家都看向她后面,什么都没有嘛,算了,看在她是个女生的份上就没有再说什么,让她走在他们中间,继续前行。

启明拍了拍肩膀,一转身“咔咔咔”,闪光灯照的其他四人睁不开眼睛。

“给你们拍几张留作纪念。”他调皮的给四个同伴拍下了与墓地的“遗照”。

其他的几个人明显有点不爽,为了缓解尴尬,启明也就结束了拍摄,反正已经有很多的素材的。

他们一步步的挪到了大门口,看来那个门卫大爷已经睡着了,这五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蹭蹭地跑出了大门。

就在启明与门卫室的窗口平行时,他好像看见门卫大爷的眼睛是睁着的,却没有拦下他们,心中有些不解,但情况紧急,他并没有管那么多。

回到家中,启明先去洗了一把澡,墓地是阴气极重之地,洗个澡能洗去污秽、不干净的东西,这也是奶奶以前告诉他的。

“不错,不错,不错。”启明坐在电脑前面,开始挑选着照片。一边看照片一边感叹自己的技术高超。

“啊!”启明捧着一张曝光度极高的照片,惊讶的看着,一滴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慢慢滑下来。

“这……这张怎么回事?”

只见照片中:田华七孔流血,一个眼珠都耷拉在了外面;小雨的脸明显的浮肿,快大出了一倍;王亮吐长了舌头,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镜头,却只有眼白;刘芳,像是在傻笑,可脸上全是刀口!

最让启明感到惧怕的是,后面的墓碑上,竟然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孩,手里竟然抓着自己的头,在对着镜头笑。

他在拍照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他立刻合上电脑,钻进了被窝,手里抓着十字架项链,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给他的心里一丝安慰。

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再等到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阳光照进窗门,洒在启明脸上,揉了揉他的双眼,从床头摸到了手机。

“我去,这么多刘芳的未接来电。”启明赶紧回了过去。

“启明,王亮他……他……”听着刘芳的哭泣声,他感觉到了什么,立刻爬了起来,冲出家门。

其他三个同伴都站在王亮家门口,王亮昨晚在自己的榕树上上吊了,他的父母捧着尸体哀伤着,久久不能平静。

看着王亮的尸体,翻着白眼,拉长的舌头,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启明瘫软在地上,大脑里一片空白。

“这是诅咒,我们触犯了禁地,啊!”田华接受不了,转过身跑了。

“啊,小心!”周围的小雨喊着田华。

砰!

一辆公交车疾驰而来,田华倒在了血泊之中,小雨立刻冲了过去,跪在了田华的尸体旁边,看着死去的王亮和田华,启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站起身,拉着刘芳来到他家。

“没错,就是这个坐在墓碑上的小孩,就是他!”刘芳接过照片,瘫软在地,原来她那晚看见的不是错觉,是真的。

启明立刻联系了奶奶,带着刘芳去找她。

跟奶奶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你们不该去的啊,不该去的。”奶奶看着照片一个劲地摇头。

“清明时节,不可触犯到那些死去的冤魂,这是自古以来的禁忌,轻的,时运不转,重则家破人亡。你们知道为什么那个大爷睡觉睁着眼吗?其实他并没有睡觉,而是鬼遮住了他的双眼!”

“王亮的死是因为家中有榕树,榕树是最容易招惹到那些冤魂的,田华因为生辰八字太轻,去了墓地,才出了事,小雨喝了水,让他不要去有水的地方,特别是河边,还有刘芳,那个鬼孩子可能会随时出现,来找你,你要小心!”

刘芳听完,浑身打颤,虚汗已经浸透她的衣服。

奶奶看了一眼启明,叹了口气,“在墓地是千万不能照相的,这将是那些人的遗照,这可是大忌啊!”

启明心中一颤,往后退了两步,是他,是他给大家照了遗照!是他害了所有人!

铃铃铃!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启明哆嗦着接过电话,是小雨。

“启明,快救救我,有人在推我,快……”对面传来了一声声的呼救,还没说完,电话便戛然而止,启明和刘芳马不停蹄地赶去找小雨。

奶奶看着启明离开的背影喊道:“一定要带好奶奶给你的十字护身护,它能够保你一命啊,孩子……”

还是来晚了,警察在一个河边发现了小雨的尸体。

“你这个凶手,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的照片,离我远一点!”说完,刘芳便像疯了一样跑回了家,启明也跟了上去。

刘芳把启明锁在了门外,她的爸妈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完全蒙了。

“啊!”

只听见楼上一声惨叫,刘芳的父母才打开门同启明上去查看,可房门已经被刘芳反锁了。

“啊……不要跟着我,啊……”

又是一阵惨叫,然后没有了声响,启明和阿姨在门上敲打着,叔叔立刻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门。

门开的那刹那,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刘芳躺在被血染红的床单上,脸上,身上全是刀口,而她自己的手里,却拿着一把刀片。

启明摸着胸前的十字架,其实最应该死的是他!

但他这个万罪之人却成了唯一的幸存者,多么可笑。

……

又是一年清明节,启明落寞的走在大街上,喝了一口酒。

“哎,兄弟,给我拍张照吧。”启明对一个路人说道。

咔咔咔。

启明接过照相机,看着照片,说:“拍的真好,一年不见了,我来找你们叙叙旧。”

说完,摘下了胸前的十字架,又喝了一口酒。

突然,上面的广告牌脱落,砸了下来。

相机完好无损摆在血泊中,亮着的屏幕里,是一张五人的合照。

王亮、田华、小雨、刘芳还有启明,都在照片里,笑得灿烂……

江苏100口径CPVC电力管热熔加热时间

35千瓦电热水炉2000升型号NP200035

高价回收手机IC公司

小型扫地车厂家哪价低

回收工业油漆全国上门回收

合肥SN125PE双壁波纹管生产工艺步骤

眉山幕墙铝单板生产厂家

经验汉中NHAP涂塑钢管产品规格型号

抚州市社区自助售货制冷售货机自动售货机价格

图解吕梁MPP塑钢复合管安全贮存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