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医改提速民营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松绑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3:34:45 阅读: 来源:挂毯厂家

医改提速 民营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松绑

发改委在昨日发布的《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中称,各地要督促落实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的相关政策,不得以任何方式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进行不当干预。

随着医改进程的加速,民营医院迎来了市场化定价的春风。

从3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2014年的深化医改重点工作,到上周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再到昨日发改委等三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新一届政府最近三周在医改方面“连发三箭”,从全面放开民营医院医疗服务价格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两方面推进医改进程,试图破解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

谈及最近三周政府连续出台相关医改举措,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教授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今年改革的力度会加大,将会成为医改进程中比较关键的一年。”

民营医院价格全面放开

发改委等三部委昨日联合发布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的政策,不过,此前的相关政策文件实际上对此已经有所铺垫。

2013年9月,在国务院出台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就明确要求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价格、促进多元化办医。而在上周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中,也明确提出“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

目前,我国公立医疗机构都是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非公立医疗机构则包括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类,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已实行市场调节价,发改委此次是进一步放开了非营利性的民营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

发改委在昨日发布的《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中称,各地要督促落实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的相关政策,不得以任何方式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进行不当干预;同时,也要规范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行为,加强对非公立医疗机构价格行为的监督,研究制定价格行为规范,督促医疗机构建立健全内部价格管理制度。

对此,蔡江南表示,在各种医疗资源中,医疗人才是最重要和核心的资源,而医疗人才的短缺在我国已经达到了一种空前危机的状况。正是由于医疗人才没有随着人们的需求相应增长,从而使得医疗服务供不应求的问题进一步恶化。而我国医疗人才的数量和质量多年来的停滞不前,根本原因在于长期压抑的医疗服务价格,以及僵化不变的定价机制。医疗服务价格严重背离了供求之间的关系,背离了老百姓对于医疗服务的需求,由此产生了一系列严重后果,包括医生公开收入的严重偏低、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长期无法缓解等。

因此,蔡江南认为,建立一个合理有效的医疗服务定价机制,使医疗服务价格符合供求规律,已经成为我国深化医改刻不容缓的急迫任务,允许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定价,正是顺应深化医改需要的一项重大改革措施;非公立医疗机构先行一步,可以为整个医疗服务价格机制改革提供经验。

爱尔眼科(300015)董秘吴士君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听到这个消息比较欣喜,这是国家支持社会资本办医的信号灯。”在他看来,医疗服务是多层次的,发改委的此项政策为民营医院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比较有利的条件,将有利于多层次医疗服务市场的形成。

对于非公立医疗服务实行市场定价的影响,蔡江南表示,这将有助于推动社会多元办医,促使公立医疗与非公立医疗之间形成一种互相竞争发展的局面,还可以为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一种参考,有助于改变目前公立医疗服务价格严重背离供求的状况。同时,公立医疗也会对非公立医疗服务的价格形成一种制约,在目前公立医疗机构占优势的情况下,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不容易出现价格过度增长的情况,从而避免给病人带来的不利影响。

“许多人将我国医疗卫生体制中存在的种种问题都归因于政府投入不足,似乎增加政府投入一切问题就解决了。这实际上是在医疗服务价格长期固定不变的情况下,许多人形成的一种定向思维。我们需要认识到,仅仅依靠增加政府投入并不是唯一的和可持续的解决办法,而建立一个合理的价格体系和定价机制才是解决我国医疗机构收入补偿问题的根本出路,也是推动其他一系列问题得以解决的有效途径。”蔡江南说。

县级医院综合改革加速

在全面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价格的同时,新一届政府还在进一步拓展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战场。

2012年,国家启动了第一批311个试点县(市)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并印发了《关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意见》。

2014年4月4日发布的《关于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意见》则要求2014年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覆盖50%以上的县(市),从之前的311个增加到1011个,覆盖5亿人口,2015年全面推开。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时对此作出重要批示,指出 “县级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主体,服务9亿农村居民,是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关键环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继续以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为突破口,按照上下联动、内增活力、外加推力的原则,下足工夫做好 破除以药补医、创新体制机制、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三篇大文章,用中国式办法着力破解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

卫计委在当天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要把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作为当前深化医改的第一要务来抓。

从具体内容来看,这两个意见一脉相承,都要求以破除以药补医机制为关键环节,指出县级公立医院是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是县域内的医疗卫生服务中心、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的龙头和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纽带,要求完善补偿机制,理顺医疗服务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发布的文件“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探索对医疗资源进行整合、重组和改制,落实支持和引导社会资本办医政策”。上周发布的意见在这方面的表述则是,“研究制定国有企业所办医院的改革政策措施”,支持社会资本举办的医疗机构提升服务能力,“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并要求研究公立医院资源丰富的县(市)推进公立医院改制政策,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探索多种方式引进社会资本。

对此,瑞银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季序我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政策目前还是比较笼统,最核心的没有讲清楚,期待进一步的细则,最后会怎么样,变数还很大;季序我强调,所谓“最核心的”,一是谁来出钱,如何补贴取消药品加成之后的资金缺口,二是县级公立医院是否有能力办好、是否能真正满足群众的医疗服务需求。

对于县级公立医院改制,季序我持谨慎态度,他认为毕竟这是县一级政府中最好的医院,有如一线城市中的三甲医院,政府不会轻易松手。

按照财政部的表述,为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各级财政要调整支出结构,切实加大投入,中央财政将继续按照每个县300万元的标准对第一批、第二批试点县给予补助。

而从江西省新建县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经验总结来看,该县财政每年安排500万元,支持试点医院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每年安排800万元化解历史债务,全县对公立医院改革的机制性投入每年在2700万元以上,并纳入财政预算管理。显然,中央财政300万元的投入对其整体投入来说不过杯水车薪。

新建县的另一个经验是,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在县医院和县中医院2个试点医院取消药品加成,由此减少收入的80%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消化,20%由省、县两级财政按8:2比例补助,调整后的医疗服务收费全部纳入医保报销,政策性亏损由县财政全额补足。

值得关注的是,新建县减少收入的80%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消化的经验是否会引发集中涨价?

发改委昨日在回应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服务价格之后是否会出现集中涨价时称,目前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市场占有率较低,在与公立医疗机构竞争中仍处于弱势地位,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价格后,由于在基本医疗服务上与公立医疗机构存在竞争,基本医疗服务的价格会与公立医疗机构基本衔接,不会出现集中涨价局面。

由此,一位医院投资人士对新建县减少收入的80%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来消化的经验持谨慎态度,认为此种经验不见得具有普遍意义,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中的资金缺口总体上还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天津木塞

陕西楠树

西安清洗去皮机

山东叉车回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