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危险的第一名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0:29 阅读: 来源:挂毯厂家

危险的“第一名”

5月,各地的机关事业单位录取基本告一段落,但其间各式违规操作手段频频被网络曝光,令人喜忧参半。  论坛上就有一位甘肃考生在今年3月发帖,控诉其在参加2012年甘肃省考时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在3取1的面试过程,第三名以收买、诬告等方式,使其被调查,并最终取而代之,将他这第一名淘汰出局,而省招办一直没有给他满意的答复。  5月22日本报辗转联系上这位考生本人,他确认此前讲述属实,“我还好,你们也不要来找我了”,他有些沉重地说。距离面试结果揭晓刚过去两个多月,无权无势的他选择退出公务员考试,目前已在非公职领域找到工作。  “类似的情况,一直存在。” 上海市区级人事系统公职人员黄一波告诉本报,尤其是没有背景的笔试第一名,在只招一人的岗位,经常有被“黑”案例。  此外,类似湖北省利川市人社局直属事业单位的“巧合招聘”,湖南湘潭市岳塘区90后王茜的“萝卜招聘”,都只是公务员招考内幕的“冰山一角”。  “即使身在其中,你也不可能知道全部,天下没有100%的公平。”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直陈。  危险的“第一名”  据上述帖子所述,也经当事人5月22日向本报确认事实:2011年底,参加甘肃省公务员考试的他,以笔试第一进入甘肃省直机关面试,尽管是三选一,但他对自己有信心。  面试当天,他拿着只能计时的手表进考场,得到工作人员允许。在分组时,他与另外两名考生(笔试第二和第三名)相识,第三名提出给钱,劝他和另一位考生离开,他没有理睬。  试后,金杰(应甘肃考生当事人要求,化名)依旧是总分第一。但几天后,“第三名”打电话告诉他,“第二名”已经“拿钱走人”,希望金杰也这么做,金拒绝,却被“第三名”举报,理由是面试时携带手机。  过后,金杰被甘肃省人社厅招考办通知谈话,有工作人员咬定其在面试中带了手机,金杰表示自己只带计时器。  几天后省纪检委找他谈话,金杰在解释自己情况的同时,反映第二名和第三名存在幕后金钱交易一事,并有短信为证。但对方并无回应。  不久,金被报考单位通知参加体检,但到医院后,金却被省招考办人士以“扰乱考场秩序的名义”威胁离开,事后他多次电话询问调查情况无果。  2012年3月1日,报考单位公示拟录取人员名单。“举报我的上了公示名单,我自己被刷掉了。”金杰说。记者查阅该部门录取名单公示结果,金杰所说之人确在录取之列。然而为何是这样?整个过程下来,他都没有得到省招办一个详细的解释。  “笔试第一,面试被刷”的事情年年上演。“有些的确是自己发挥不好,但也不乏被人顶掉的。”一名2011年浙江省级部门笔试第一的考生告诉本报。  该考生说,被刷掉的人,有的是笔试完才通知专业不符而取消面试资格,有的是没有被通知体检,有的是“被得病”,有些是无任何理由。  而每个无奈的人背后,都不乏类似“90后湘潭神女”和湖北“巧合招聘”的关系户在“活动”,近来通过网络频繁曝光。  不久前,因其父王达武为湖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90后女生王茜被公示拟录用为湘潭市岳塘区发改局副局长。经调查,当地官方撤销对王茜拟任决定,并给予其父党内警告处分,免去职务,岳塘区委书记也被立案调查。  此事还未解决前,湖北省利川市人社局直属事业单位城乡居民社会保险管理局招聘的“内部干部子女”又被曝光。5月17日当地回应取消招聘结果,但并未公布处理方式。  机关事业单位招聘“潜规则”,层出不穷。  据一位江西省人事系统工作人员透露,他朋友的父亲为江西一地级市机关单位一把手,其朋友面试时,该单位考官只和他闲聊几分钟就结束了,并希望他在他父亲面前多说点好话,过后便正式录取。  曾参加过东部沿海城市海关面试的考生告诉本报,他进考场前发现,除他之外的考生基本都跟考官非常熟悉,谈笑风生,一听就是内部人士,“虽然我没被录取可能是自己表现不好,但这种场景任何人看了都会怀疑”。  “民不举官不究,其它花样多的是。 湘潭90后女副局长这样的事如果按部就班地走,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事。”黄一波说。  “塞照片,求照顾”  不论国考还是省考,“只要考生跟考官能够对上号的环节,就容易出问题。”黄一波说,在公职人员招考的一系列环节,漏洞总是存在。  按照法定程序,每年每个部门会根据编制是否有余额,将人才需求情况上报人事局,人事局核定未超编制数后,面向社会发布招考大纲。  考生报名后由各部门初审,没通过的补报,有些省份还可以申请复核;报名成功后安排笔试,试题由各省人事部门考试中心统一出题,“要作弊除非泄题,或者考场安排人抄答案,属违法行为。而事后修改笔试,更是要跟人事部门有很深的关系。”黄一波认为,一般而言,笔试环节相对公平。  笔试后,国考一般按1:5,省考按1:3的比例面试。为避免事先打招呼,山东济南等多地实行外地抽调考官的方式。  然而,曾在东部沿海城市做过考官的席某告诉记者,这并不管用。“面试前一天到达宾馆开会,就有领导明示我们需要照顾的考生。那些考生即使什么不说,也照样过关。”  而到了晚上,有更多的人进出考官宾馆塞照片,求照顾。“每个考官手里都被塞了一叠。”  和济南不同的是,浙江省考面试时,7名考官中1名来自招考单位,其余都从其他省级部门临时抽调,并通过抽签决定去哪个考场,考生也会抽签定考试和顺序。  黄一波指出,这么做能更好杜绝考生跟考官的联系,至少作弊风险提高多倍。“最终倘若还能作弊成功,不仅是钱要多,关系要够硬。”  他当考官时,曾遇到过招录单位负责人跟其他考官直言,“这个人我很喜欢。其他人就心知肚明了”。而其他考生,负责人随便一句“综合能力不够、沟通能力太差”就会被刷掉。  因此,在近些年浙江等地公职人员招考改革中,所有可能透露考生个人信息的环节,如自我介绍等都被取消,代之以编号,且多地已经采取结构化面试,同一时间段的考生面试同一套题,过后则换。  问题是,一些考生告诉本报,他们从不知道面试成绩,只有录取或不录取。“因为公布以后就可能会查出问题。”叶青说,这种不透明容易产生分数簒改。  近些年,四川、云南、浙江等省直机关在面试时,选择“当场打分、当场亮分,考生当场签字确认”的方式,并公布在人事部门网站上。  自2011年起,浙江宁波还试水公务员面试“旁听制”,市民、基层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新闻记者等,可报名参与旁听。  “浙江省的经验值得推广,但也不乏漏洞。”叶青指出。  东部某省担任过多年主考官的厅级干部向本报透露,一些省直机关下属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考该机关,即使不用打招呼,本部门主考官也会有倾向性,类似个案曾经出过。“由于第一名反应激烈,事情才得以处理。”  面试通过后,进入体检、政审阶段,更是有西安考生国考体检“被乙肝”、山西长治考生宋江明体检报告被篡改等事件发生。“这样刷人实在明目张胆,是违法的,现在相对极少。”黄一波说。  竞争白热化,趋之若鹜  “操作程序不规范,事后对违法违规人员的处罚不够,官本位思想严重,都是种种乱象的原因。”叶青认为,只要下决心把各环节漏洞补上,就能避免;同时,一些新兴的考试改革方式,也应全国推广,比如当场宣布分数、市民旁听面试等。  “但这些都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也许反而增加了行政成本,根源上还是公务员制度不健全,寻租潜力大。”黄一波直言,“这个年代钱赚得多已经不算什么了,但要是官当得大,那就不一样。”  因此,尽管公务员考试竞争“白热化”,每年依旧有百万名考生趋之若鹜。据统计,截止到2011年10月20日,2012年国考总体报名审核通过人数超45万,其中税务系统通过总人数为16多万,海关系统近8万,而这两个系统职位的录取比例却常常是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截至2011年10月24日23:30,2011年国考各职位平均竞争比例为68:1,竞争最激烈的职位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科研管理处主任科员及以下职位,竞争比例已达到3992:1.  报考热度不减,一些特别的公务员招考经验,或可借鉴。

银屑病专用药

广东广州胎记医院哪家治疗好

惠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