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2:22 阅读: 来源:挂毯厂家

床上正睡着一个迷迷糊糊的男人,就在此时,一双圆圆的眼睛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他的头顶上,而且看不到面孔,确切的说,应该是没有,只有那两个在空中飘浮的黑洞,似乎在狠狠的瞪视着她,接着,它突然向他猛冲过来。

“啊……”高杰发出一声窒息的尖叫,从床上滚落到地板上,全身大汗淋漓颤抖地躺在那里,头脑渐渐清醒过来。

好恐怖的梦啊!他记不起这是第几次梦到它了,那双眼睛每次都是那样瞪视着他!幸亏自己喝得迷迷糊糊的,否则更为恐怖。

他妒忌姚瑶,每天早晨起来,她都是那么容光焕发,从来没有睡眠不足的倦怠,不过,她比他小二十几岁,自然不会像他一样。

正当他挣扎着要爬上床时,姚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由于昨晚的狂欢,她的脚步有些不稳。当她穿过杂乱无比的地板时,空酒瓶和空啤酒罐在污秽的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叮铛声。

“我的头!”听到这声音,他shenyin的道。

姚瑶俯下了身,嘲笑道:“高杰,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她嗲声嗲气的声音一直很让他着迷,现在,这声音又在撩拨他的神经,使他振作了些。

“没有,我在锻练身体,”他自嘲的说道:“每天早晨醒来,我都要作运动。”

这话倒不是开玩笑,认识她之前,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喝过酒,而且每天早上确实是要锻炼的。

他心中回想:“我是三、四星期前搬到这儿来的吗?”记不起来了。每次他试图回忆起搬进来的确切日期时,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他只能记得一件事,他是在离开妻子程颖的那天晚上搬到姚瑶这儿来的。

姚瑶娇哼了一声,然后乳房在高洁的胸口上蹭了一下,高杰尴尬地装出要抽烟的样子,用胳膊肘将她推开。他从丢在身边地板上的外套里拿出一盒烟,姚瑶把烟灰缸扔到他胸口,疼得他大叫一声。

“你轻点,想要我命吗?”

“我出去买早点去?”

“顺便带点果汁回来。”姚瑶没有理会他,径直朝门口走去。

高杰点着了香烟,“搞什么鬼,为什么不在这儿自己做呢?”可是,门已经关上了。

他觉得很烦,姚瑶这个人从来不进厨房,如果进去,也只是拿冰块和玻璃杯。他们的食物都是从外面买来的熟食,而且每次都是翻来覆去的那几样。

高杰的思绪不由的飘回了以前,想着妻子为他准备的那些东西,煎蛋、牛奶、烧鸡、烤鸭,变着花样的做出各式各样的食品。可是,如今他把这些都给毁了,毁了就毁了吧,也没什么,二十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也从来没有满足过,为什么他要为这次导致破裂的争吵而自责呢?

不错,他爱喝两杯,也很少回家,可这也算犯罪?如果是的话,那他也有很多可抱怨的事呢,他和程颖一样,都是受害者。

是的,她很聪明,他早就知道,也早就受够了!难道他要永远忍受她的聪明吗?而最叫他难以容忍的,就是她的性冷淡,对此,他并不隐瞒。

“也许,是你不希望我有反应,”她曾经这样反驳的说。

他勃然大怒,“别对我胡扯些什么心理问题,你冷淡就是你冷淡!”

“求求你,别这样大喊大叫!女儿会听见的!”她低声恳求的说。

“也许这正是她了解生活真实面目的时候,”他反驳说,他们的女儿已经十八岁,正在楼上房间里整理开学需要的东西。

“高杰,听我一次劝,好不好,”程颖的双眼在她清秀的脸庞衬托下,显得很大。“你总是不顾别人,一意孤行,每当我紧张的时候,你就生气,又不听我的解释。”

“我已经听够了,程颖!”他咆哮道:“结婚这么久,我得到的只有你的冷漠,你真会找借口,女儿一生病你就到她房间去睡,等她好了,你又会有别的借口,总是有借口,全是借口!”他越说声音越大,丝毫不理睬妻子请求他降低嗓音的手势,“你以为我是什么东西做的?我是人,是人啊!”

“你想知道真相吗?那我告诉你,我讨厌你喝酒,我已经告诉你多少次了,真的,我受不了你酒后来碰我,你让我恶心,你明白吗?你让我恶心……”

他开着车,想去看篮球比赛,也许球赛能分散他的注意力,帮他稳定纷乱的情绪。但是,由于没有注意路标,他跑错了路,为了问路,他不得不下车到附近的一家低级酒吧去喝一杯,就是在那里,他遇见了姚瑶。

高杰在胸口上的烟灰缸里捻灭烟头,姚瑶到哪儿买早点去了?他的喉咙发干,嘴巴苦涩,头像裂开了一样痛。

酒瓶就放在床头柜上,但是,他认为,只有酒鬼才会一大早就喝酒,他可不是程颖所说的酒鬼。

虽然对程颖有种种不满,但他发现自己仍然在想念她,在他离家后的这段时间里,她会怎么想呢?为他的离去而难过,还是如释重负呢?

高杰忧虑地想着,眼睛却厌恶地打量着四周:乌黑的木质家具,褪色的壁纸,什么都是乱七八糟的,这和他在郊区干净整洁的家真有天壤之别。

他昏昏沉沉地又睡着了,那索命似的圆东西又出现在他眼前,那东西渐渐的缩小,突然一张熟悉的面孔呈现在他的眼前,是他的妻子程颖。

此时的她脸色惨白,那双眼里黑漆漆的一片,竟没有眼白。他眼睁睁的看着她面目狰狞的向他扑来,一双强有力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他拼命的挣扎,可是无济于事,他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眼神也开始迷离涣散,这是快要死的征兆。

突然,他想到这是在梦中,他努力的想要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他努力的张口想要大叫,却发现张不开口。终于,他费力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大叫一声,打翻了胸前的烟灰缸。

他惊恐的看了看四周,刚才是在做梦吗?为什么那么真切,自己似乎刚刚在死亡线的边缘走了一圈,此时的他已经大汗淋漓,他喘着粗气shenyin着从床上爬起来。

他想,最好洗个澡清醒一下,而且自己现在浑身都已被汗水浸透了,他可不想再倒头睡去,再次梦见刚刚那恐怖的场景。

他摇摇晃晃走进浴室,打开喷头,正准备用香皂洗脸时,突然怔住了。

因为他从镜子里竟然看到脖子里一圈淡淡的勒痕,难道那一切都是真的。不会的,程颖怎么会杀我,她虽然冷漠,但不会有这番歹毒的心肠,而且还是在梦里。姚瑶不可能,她没有杀我的动机,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愤怒、惊慌和沮丧交织在一起,简直要让他发疯了,他一拳将镜子打得粉碎。从像蜘蛛网一样破碎的镜子里,他仿佛看到无数双怪异的眼睛瞪着他,鲜血从他手上滴下,落到洗手池里。

他惊慌的看着那些怪异的眼睛,不由的打了个激灵,浑身充斥着一股凉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幻境,一定是幻境,他自己这样想着闭上了双眼,等再睁开眼时,那怪异的眼睛已经没有了,在破碎的镜子里,他看到自己脖子里的勒痕已经消失不见了,这一切果然是幻境。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还在滴着鲜血,他打开水龙头,在凉水下冲洗受伤的手,努力的去挥散掉刚刚发生的一切。

高杰用毛巾裹着手,回到卧室,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星期六,姚瑶那帮朋友的聚会很早就会开始,他们中的一半人在天黑前就会喝得酩酊大醉,剩下另一半人继续疯狂纵饮。他不想参加这样的聚会,他想离开,可是去哪儿呢?

他从地板上捡起一张皱巴巴的报纸,摊开放在桌子上,并把酒瓶放在报纸旁边。

他看了一眼体育版:篮球赛又要对决了,如果他仍然和程颖在一起的话,他们会一同去欣赏这场比赛的。

高杰闷闷不乐地翻看报纸的其他版面,他记得程颖当初并不怎么喜欢球赛,但为了让他高兴,最后竟成了球迷。

他突然想到给程颖打电话,请她一起去看球赛,他变得紧张和兴奋起来。为什么不呢?找自己的妻子一起去看球赛,没有什么不对的。

事实上,他已经厌倦了现在的生活,他需要重新振作起来。可是,要重返原先的正常生活,除了向程颖低头认错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吗?虽然外表冷漠,但她心地善良。

他相信,如果她给他机会解释的话,她一定会回心转意的。想到这里,他的心情轻松起来,并且开始考虑如何实施自己的计划。

他能够取得程颖的同情,由于他们之间的争执,他在伤心之下,走进了一家低级旅馆,茶饭不思,只要看看他的样子,她就会相信的。

在她软化下来后,他将向她保证,以后一定戒酒,并且再不乱发脾气了,这样,她一定会回心转意。

想到这里,高杰觉得非常得意,他掏出关机已久的手机打电话。

“你好吗美美。”听到女儿的声音他高兴地说。

对方一阵沉默。

“嘿,美美,我是爸爸,学校怎么样了?”他问道。

“爸爸?”美美似乎刚从震惊中醒过来,“你在哪儿?”

“现在别管我在哪儿,让妈妈来接电话,好吗?”

“你要和妈妈说话?”

“是啊,我不是说了吗?”他不耐烦地答道,他怀疑美美并不欢迎他回家。在父母的争吵中,女儿总是向着妈妈,因为他是个严厉的人,总管着孩子。

他忽然想起,今天是程颖上街买东西的日子,于是他说道:“美美,听我说……”他声音依然很严厉,因为他要美美知道,他不能容忍夫妻间的争吵。

“请你告诉妈妈,她回来后,请她收拾一下,中午在百合广场附近的餐厅和我见面,我们过去看球赛前,总是在那儿吃饭。”

“是那家中西餐馆吗?你说的是那家吗?”

“是的,”他说,对女儿的合作态度感到很满意,并且有点儿意外,“告诉妈妈,我会在那儿等她,别忘了是中午。”

高杰满怀希望地搓着手,运气真好,她不在家,他这么久才打电话回来,她出于愤怒,可能会拒绝他的邀请。现在,不管生气不生气,她都会来,因为让他在那儿空等,是件残忍的事。

该准备一下,他的衣服还没有穿好,最好在她之前先到餐厅,否则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得被她训斥。

匆忙中,他拿起地板上的外套,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空酒瓶险些摔倒,幸好他扶住了桌角,但桌上的慢慢的一瓶酒却打翻了,他耸耸肩,没去管它,反正这屋里已经是一团糟了。

想到姚瑶看见酒瓶打翻时的表情,他不禁咧嘴笑了,姚瑶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浪费酒,不管是什么酒。

高杰一边扣着外衣的扣子,一边沾沾自喜地想到自己如何征服了她,也许偶尔他还会溜回来偷偷情,那样他可就享尽人世快乐了:一个是能给他干净整洁、美食美衣的妻子;另一个是能给他肉体满足的情妇。程颖不知道也就不会伤心了。

他吹着口哨,大踏步走出了房间。

但是他没看到的是,打翻的酒流淌到报纸上,浸湿了上面一个女人的照片,照片下面的文字这样写着:

刑警仍在积极寻找高杰,他是一个月前扼杀妻子程颖的最大嫌疑犯。

据死者十八岁的女儿美美说,她在听见父母吵架后从楼上下来时,发现母亲倒在起居室的地板上,而父亲则不见了踪影。自那天晚上起,人们便没有了高杰的消息。

警方说,到目前为止,仍无嫌犯高杰的消息。

---- 作者寄语:迟来的章节,求收藏,求包养,求支持…………

能上户程力威牌环卫垃圾收集车

锐凌水流量计蜗轮流量计流量计厂家

图解阜阳MPP电力管产品质量人人抓

东风勾臂垃圾车淮北勾臂垃圾车哪里买

佛山禅城工厂废料废品废料回收欢迎了解

山东DN400聚乙烯塑钢缠绕管厂家高速发展

环卫扫地车价格批发报价

循环式齿耙清污机湖北回转式清污机价钱

筠连工地自动洗车设备森牧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