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想继续查下去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4:30 阅读: 来源:挂毯厂家

每个城市都有多个电视台,而每个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就当然是代表作了,先不说那些电视台的什么明星效应和帅哥美女主持的吸引力,单单是新闻的价值独家原创性就已经能造成十分大的竞争了。

凌云飞是一个电视台的实习记者,想要通过实习期,必须完成一项独家的新闻报道。而那些已经确定能够增加收视率的一手新闻资料,他是肯定没有资格去完成的了。想要有吸引人的新闻,必须要靠自己去挖掘。

刚开始的每天,他天天都靠着记者证,跑去警察局,把警察局每天所有发生的事故都记录下来,无论是夫妻吵架还是小学生早恋他都一一记载。不过每当他兴致勃勃地跑去了解实情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经被其他记者捷足先登了。凌云飞发现其他记者都有自己庞大的人脉资源,而自己却只能单飞,他有个带他入行的最好的朋友,也是个记者,不过最近可能是忙着工作,根本联系不了他,否则就能求他帮忙了。

失败的乌云沉重地笼罩着他,他无奈地坐在办公室抱着电话等待市民的爆料来电。心思却早已飞到别处去了,实习期准备过了,他已经打定算盘想要放弃这一份工作了。

“哔哔哔……”电话骤然响起,他惊悚了一下,然后无精打采地接起了电话“喂。”之所以这么没心情是因为之前接到的来电全部都是不值得报道的事。

“你好,我是来揭发一件事的。”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十分沙哑的声音。

凌云飞拿起了纸和笔不耐烦地说“说吧。”

“我知道5年前的一件失踪案的尸体在哪里。”

5年前的新闻现在再报道根本就没必要,这种事情应该报警,找新闻台干嘛,凌云飞打从心底里鄙视电话那一头的人,说了句:“不好意思,这种事情应该找警察,找记者是没必要的。”说完就挂了。挂电话前依稀听到“是关于林智廷失踪案的。”

听了个无关紧要的电话,凌云飞心情差到极点,而且整个早上就只有这么个电话,他在自己的岗位上玩起电脑来,无聊之中想起那个电话的最后一句,他按照读音把那句话打上了搜索引擎。

一下子就找到了林智廷这号人物,原来是当市的首富,当时无故失踪,因为是某知名金融公司的总裁,导致社会动荡不小,出动了大量人力物力都破不了案,新闻报道了很多天。一道精光从凌云飞眼中射出,如果这个爆料是有效的,那么价值肯定不小,自己就能立大功了,他果断地选择单干,功劳肯定是要自己拿的。

他从新拨回那个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沙哑“喂”

“哦,你好,我是今天早上听你电话的记者,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我觉得你的新闻有效性还是很充分的,想听听您的详细说明。”凌云飞立刻换了一种态度,简直都快把对方当再生父母了。

“呵呵,小伙子太冲动了吗?是这样的,额……这个嘛,这个好像不太好说,老人家口嘴不利索了,说不清,详细情况你过来城北鸭头山下面的鸭头客栈这里再说吧。”

凌云飞想一把斧头从电话这头飞过去,感情是个老头,想了这么久还什么重点都没说出,可是无论如何,自己还是要亲自去一趟的,毕竟这关系到自己的饭碗,搞不好还能立大功呢,他怀着兴奋的心情出发了。

第二天坐了半天车程才来到了鸭头山下,问人问了好久,打电话问老头怎么去也支支吾吾地想了半天都说不清,最后从鸭头山门口沿着山一直走,心底里还盘算着老头是不是欺骗他的时候,一抬头,看见了陈旧的鸭头客栈四个大字,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客栈背靠了鸭头山,难怪叫鸭头客栈,离门口还有些远,作为客栈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真是不懂得经营啊。

凌云飞迈着疲惫的双脚进了客栈,昏暗的黄灯照得别人昏昏欲睡,前台有个老头戴着老花镜在看报纸,应该就是他了。

凌云飞走了过去,刚想打招呼,却猛然发现!!老头子竟然闭着眼睛在睡觉,手却能稳稳抓着报纸真是不简单。他叫了叫“老伯伯,老伯伯。”

老头毫无反应,凌云飞再次感到不耐烦,这个老头看起来不太可靠,霎时,老头猛地睁开双眼,全身却纹丝不动,眼睛布满鲜红色的血丝在一瞬间又黯淡下去。凌云飞惊了一下,又搓着手掌说:“老伯伯,我就是你昨天来爆料的记者。”

老头龇开嘴巴笑了笑,露出一副洁白的假牙,十分不协调,“好好好,太好了。你终于来了。”老头一连说了3个好字,仿佛等了自己几十年一样,凌云飞迫不及待地继续问了下:“您说有林智廷的尸体消息,请问是真的吗。”

老头缓缓地点了下头,一副慈祥的样子,脸色又慢慢黯淡了下去,似乎不太愿意地说:“你真的要查下去吗?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看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当然要查下去,你明天再带我去吧!”凌云飞意志坚定。

“要晚上才行,因为怕惹人怀疑。”

“也行,不过要快一点上路。”凌云飞想了想说。

晚上凌云飞在客栈住一晚,没有在客栈里面看到除了老头外的人,因为不是旅游季节,又这么偏僻,也就释怀了。晚上老头来帮凌云飞弄热水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撞到了凌云飞身上,老头子的指甲很长很锋利,手指有点发紫,而茧也特别多,一蹭就把凌云飞的手臂划出了血。他感到很愧疚,一个大男人竟然要让一个老头这么操劳。

第二天傍晚,他们准备要出发了,凌云飞刚想踏出客栈门口的时候,老头异常地大喊一句:“别出去!”

凌云飞吓了一大跳,回头看了看,老头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又笑了笑说,客栈有条隧道能够通道山里面去。凌云飞大大地不解,看老头揭开了地板,对他招了招手走了下去。

“为什么是往下走的?山不是在上面的嘛?”凌云飞感觉不对劲。

“等下就会往上的了,这是以前的人留下的密道,后来建了客栈,山上有我们的广告,别人是从这里进客栈的,不然客栈这么偏僻,哪来的客人对不对?”老头突然思路变得清晰地解释着,听着还有些道理,凌云飞也跟着下去,脑子满是自己邀功的情景。

下到了尽头有一道门,他们都进了门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密封的房间,看到的和想象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里面堆满一副副白骨和一堆堆腐肉。凌云飞顶着恶臭睁开自己的瞳孔,心里一下悬了起来。重重的关门声把他吓了一大跳。“你不是说要上山看证据吗?”

凌云飞缓缓转头,看到老头一下子撕开了自己的衣服,脖子上一有一个个獠牙咬过的痕迹,他惊恐的看了看老头,终于看出了老头的不对劲,老头把假牙套拿了出来,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凌云飞哭嗓着拼命跑到角落大喊“你究竟是什么鬼啊。”

老头扔了一张东西在地上,缓缓说到:“我也是被迫的。”声音夹杂着无奈,悲伤,还有的是兴奋。

凌云飞顶着惊吓痛苦地捡起地上的东西,是一张记者证,上面赫赫写着他最好的朋友的名字,张一博,他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流着泪水惊恐地抬头看老头,不对,是看着张一博。

张一博一下子跳到他身上,锋利的獠牙刺进他的身体。他尖叫着,身体疯狂抽搐,意识渐渐模糊,血被吸进张一博这个老头的身体,一滴不剩。

凌云飞意识模糊地醒来,脑子一片空白,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的老头,还长了獠牙,眼泪缓缓流了下来,完全接受不了的这奇异事实。眼前却放了一本笔记本,他打开看了看。上面写道,我叫林智廷,这是一个山鬼客栈,山鬼吸了人血会获得自由,并且变成人的摸样,不过和之前的摸样不同。山鬼外表和一个老人家一样,并且不会死去,这个房间门要用人的血才能打开,你叫张一博是一个记者吧。我以我的身份吸引了你过来,对你十分抱歉,我也是迫于无奈,希望这段话对你有用处吧。

凌云飞看了看张一博的记者证,看了下自己手臂被划伤的痕迹,又看了下自己的记者证嘲讽道“你想继续查下去吗?”

然后从地上捡起牙套狠狠地关上了地下房间的门。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