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南河村地下被煤矿采空地火喷出20米高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12:34 阅读: 来源:挂毯厂家

山西南河村地下被煤矿采空地火喷出20米高

79岁的仁志伟老汉讲述当时喷火情景,他的背后就是被堵住的喷火井口

朔州市山阴县马营乡南河村是一个近20年的火险区,由于该村四周被大大小小的煤矿包围,煤矿开采造成地质发生变化,岩层疏松,地下采空区的火不断燃烧,有害气体侵入村民住所。

而发生在8月3日早上的一起地下喷火的灾害,让南河村200余户村民一时居无定所,惶惶不安。

喷出的火焰有20米高

南河村200余住户分住在一条沟的两侧山坡上,即南坡和北坡。喷火口是一处已封闭的旧井口,位于南坡的西中部,距居民住户不足20米。8月8日上午,南河村村民在向记者讲述当时发生的喷火情景时,仍然心有余悸。

今年79岁的村民仁志伟老汉说,8月3日早上5点多,他起床后,发现村子的上空浓烟滚滚,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还伴有噼里啪啦的似乎燃烧什么的声音。他当时就想,肯定又是村子里的那口已封闭的旧井往外冒烟呢。

谁知,他刚走出大门没几步,就看见旧井口呼呼地往出喷火,火焰足足有20米高,那情景像演电影,把村民们都给怔住了。

“事实上,在8月3日凌晨2点多,井口就开始喷火了。”村支书蔺海说,“我早上5点看见喷火后,赶快报告了乡里。”记者发现,蔺海的家正对着喷火口,大约有三四十米远。

村民安斌说,8月2日晚上,他在灶膛里生火,就怎么也点不着柴,他知道灶膛里肯定有了闷气(有害气体),因为缺氧,才点不着火,没想到第二天就发生了这可怕的一幕。

安斌的孩子早上5点被闹钟叫醒后,感觉头疼憋闷,赶忙跑到院子里,才没有发生意外。

村支书蔺海介绍说,南河村的四周都有煤矿,北面的村办煤矿已封了20多年,但地下一直有火在燃烧,南面就是这个喷火的乡办煤矿,这个煤矿的井口本来已封了10多年了,但是前年又重新开采,去年又封了,今年就往外喷火。

西面有两个正在开采的煤矿,东面有一个大型露天煤矿,北面还有一个也在开采的国营矿。整个村庄处于一个采空区上,且地下都有火。

村民居住的南坡和北坡上经常从地下往出冒烟,特别是在春天和夏天的冻土消融期和主汛期尤为严重。地下燃烧的火冒出的有害气体不知道啥时候就窜进了居民家里,十分危险。

离喷火口住得最近的陈爱艳女主人说,她们家到处是裂缝,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也有被闷气闷死的可能,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几年了。

记者在该村看到,几乎家家的房屋都产生了裂缝,有的宽有3厘米左右。站在该村,随便朝哪个方向望去,都能看到南、北坡上从石头缝里冒出来的烟。在井口被堵的地方,还能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

据村民反映,他们家家都出现在院子里能点着柴但一放在灶膛里就点不着的怪现象。

11户居民撤离

在村支书蔺海发现喷火并报告给乡政府后,马营乡政府立即报告给山阴县地矿局和安监局等相关部门。有关人员在8月3日早上6点赶到现场后,采取了用土封口灭火的措施。

乡政府调来装载机3台、挖掘机1台投入灭火,由于火势过猛,一台装载机的轮胎被烤爆,到傍晚6时,喷火的井口刚刚被堵住,结果,在距井口20米的地方又出现两处塌方,一处起火,一处冒烟。直到晚8时多,这两处塌方地,才被填上。

南河村的北坡为岩石层,南坡为黄土层,因此居住在南坡的25户居民受到的威胁相对严重。就在当晚,乡政府和村支部确定南坡山共有11户为出现有害气体侵入住所、有安全隐患的重点户。这11户40人在当晚全部撤离到安全地带,有的住到了村大队的办公室里,有的住到了北坡的住户家里,有的被安置到马营乡的招待所里。

与此同时,乡政府也启动了地质灾害应急预案,除将40人撤离外,还通知一般住户加强监控,加强自我保护,由乡村干部夜间巡逻,确保重点户一户一人不能留在原住处过夜。

8月8日记者采访时,有的住户已搬了回来,他们说,长期在外面找住处也不现实,家中有孩子老人,还种着庄稼,喂着牲口。村支书蔺海说,现在每天晚上有10名巡防员轮流值班,勘查情况,一旦发现险情,立即报告。现在只能等待地质灾害应急资金到位后,买帐篷发给村民。

马营乡武装部部长陈振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南河村是近20年的火险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是因为地下着火,才相继关闭了村办和乡办煤矿。乡政府在7月16日就出台了2006年地质灾害防治方案。

就在8月3日事发当日,乡政府已给山阴县打了报告,称目前虽然明火封闭,但地下火仍在燃烧,随时可能再次喷发,有害气体不时从周围冒出,隐患十分严重,随时可能出现大面积塌方,特申请县政府采取有力措施,将南河村整体搬迁。

何时才能搬离“火焰山”

说起南河村的搬迁来,村支书蔺海说,村里和乡里已打过无数个报告了,报告少说也打了七八年了,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马营乡有关领导说,整体搬迁得两三千万元,不是个小数字,需上级各部门的高度重视。毕竟,一些应急措施不是长久之计。在等待上级有关部门批示之前,他们只能等待应急资金的到位。据记者了解,该村在1998年发生过一次塌陷,当时有30多户村民搬迁。

8月8日,记者在该村采访时,村民们仍然处在恐惧中,他们担心地下燃烧的闷气窜进家中,他们又担心随时可能发生的塌陷。村民们在坡上的1000亩土地,也遭到了严重破坏,种的豌豆、胡麻等作物随着地面的塌陷也塌陷下去了。

在蔺海的家中,记者看到一张由山西国土局绘制的南河新村规划图。这张图何时能变为现实,南河村的200多户、600多村民感到十分茫然。

美女人体

清新美女图片

大胸女图片

美女性感

相关阅读